她出生于难民之家被讥讽为“又黑又丑”为何能征服全世界最有钱的男人?

  1975年,西贡陷落前后,越南华人Dennis Chan带着他的妻子,以难民身份移民抵达了波士顿。

  然而作为一个身无一技之长的难民,Dennis Chan必须每天在餐馆工作18个小时,妻子不得不身兼两份工作。

  1985年2月24日,他们生下第一个女儿,为她取名普莉希拉,寓意为长寿。

  为此,课余时间,她得带着两个妹妹去餐厅帮忙干活,干到深夜,就直接在餐厅打地铺,第二天一早匆忙赶去学校。

  父母没有时间照料他们,从小她们就要学会自己做决定,更要学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上中学时,她曾获得一项科技挑战赛的冠军和年度环境研究奖,还被票选为年级天才学员。

  刚刚进入青春期,她就立下志向,希望将来能成为一名出色的医生,用自己的力量缓解别人的痛苦。

  13岁,普莉希拉决定考哈佛。在刚刚进入中学不久,她就开始为进入哈佛做准备。

  她参加了学校的各种活动,尽可能地让简历看上去更鲜艳。她甚至专门找到自己的老师皮特,直接问:“怎么做才能考上哈佛?”

  再次见到皮特的时候,普莉希拉不无骄傲地说:“你看,我说过,我会考上哈佛的!”

  没有殷实的家境,没有傲人的容颜,但普莉希拉知道,不要站在原地等待,真正积极、乐观的人,会主动为人生做准备,而不是等待命运和时间给你答案。

  当时,扎克伯格也在聚会上,两人在地下室排队上厕所,为了打发时间就聊了起来。

  他有很多听起来不切实际的想法,普莉希拉从不会泼他的冷水,反而主动跟他讨论、分析。

  当时Facebook已初具规模,有非常好的前景,离别之际,他对普莉希拉说:“要不要我帮你在Facebook留一份工作?”

  2007年,普莉希拉从哈佛毕业时,Facebook已经成为美国排名前10的网站。

  可普莉希拉并没有去Facebook,她跑到了一所小学,在那里当自然课老师。

  对于普莉希拉而言,这是她的人生,并不因扎克伯格成为Facebook的掌门人,就轻易调头,放弃自己的理想。

  你有你的成功,我也有我的梦想,一个真正聪明、独立的女人,绝不会因为爱情而放弃自我。

  当时扎克伯格带着Facebook突飞猛进,有相当多的困惑,相当大的压力。

  扎克伯格曾多次拒绝别人收购Faceook,稚虎开出10亿美元时,他也没有松口。

  当时扎克伯格已经以40亿美元的身家,被《福布斯》评为“世上最年轻的亿万富翁”,但在这个掌握巨额财富的男人面前,普莉希拉要求的依然是尊重和平等。

  为了“保护恋爱中女人的权益”,她和扎克伯格经历了一番谈判才搬过去,两人甚至为此形成了一份合约。

  “不管有多么忙碌,每周约会一次,单独相处的时间至少100分钟,约会地点不包括在扎克伯格的家里,更不包括在Facebook上见面。”

  因为她知道,一个人最珍贵的品质是独立,路要靠自己去走,才能越走越宽,只有用自己的双脚坚实地站在大地上,你的人生才不需要别人来买单,也才不需要看着别人的脸色来过活。

  李嘉诚戴的手表不超过1000港元,比尔·盖茨外出住旅店都要计算价格,布隆伯格新闻公司创始人一年只穿两双皮鞋。

  比起这几位商界大佬,扎克伯格有过之无不及,在Facebook帝国将他推向人生巅峰之际,他穿的依然是同样的灰色T恤或连帽衫,住的是3000美金的房子,开普通的汽车。

  扎克伯格出生在一个犹太人家庭,在父母的教育下,扎克伯格觉得,炫耀自己的财富,是十分浅薄的行为,他并不在意自己要过多么奢华的生活,更在乎一生所能创造多么巨大的价值。

  生活里,普莉希拉也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不要求华美的服装,也不要求过分的交际。

  她和扎克伯格经常穿着一双拖鞋在街上散步,他们去意大利蜜月旅行,坐在台阶上吃麦当劳,他们去夏威夷度假,享用的一顿廉价的汉堡。

  “真正有气质的淑女,从不炫耀她所拥有的一切,她不告诉人她读过什么书,去过什么地方,有多少件衣服,买过什么珠宝,因为她没有自卑感。”

  一开始还以为聚会是庆祝毕业的派对,结果一走进小花园,看到她身穿蕾丝婚纱,以前所未有的美丽出现在众人眼前,所有人都被这对夫妇的低调给震惊了。

  普莉希拉的婚纱既不袒胸露背,也不镶珠嵌翠,她手上戴的结婚戒指,并不是鸽子蛋,而是扎克伯格亲自为她设计的红宝石婚戒。

  婚后,普莉希拉积极工作,不断努力实践着自己的理想,从不炫耀财富,永远低调行事。

  不是你买了比别人昂贵的包,你就高贵,不是你开着比别人更好的车,你就高贵,不是你拥有比别人更多的钱,你就高贵。

  你高贵,是你愿为比昨天更优秀而努力,若因此获得财富,那是命运附加的馈赠。

  扎克伯格有常人难以企及的傲慢和自信,甚至一度在名片上写着“我是CEO,混蛋!”

  曾有一次,他将Facebook大面积改版,引起了全世界用户的不断抗议,扎克伯格的回应是:“老子就要改!”

  普莉希拉成为住院医师后,经常疲倦地向他讲述病院里的事,一提到不幸的孩子就愁容满面。

  有一次,医院突然多了一个可供移植的器官,普莉希拉回到家中,整张脸都光彩焕发;

  妻子的热诚,令扎克伯格无限感动,从此,Facebook多了个器官捐献注册工具,一上线万人。

  2013年,扎克伯格就捐赠1亿美元,赞助新泽西州纽瓦克市修缮学校。这次捐款,创下了美国青年人慈善捐款纪录。

  2015年初,扎克伯格向旧金山总医院和创伤中心,捐款7500万美元。这个捐款额,是美国历史上公立医院收到的以个人名义捐赠的数额最多的一笔款项。

  2015年6月,扎克伯格夫妇给“美国梦奖学金计划”,捐款了500万美元,为无证移民学生提供奖学金。

  两人将捐出所持的Facebook 99%股份来做慈善,价值450亿美元,约人民币2879亿元,助力于人类的发展,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平等。

  “世界上最顶尖的科学家和专家们聚在一起,可能在本世纪末前治愈所有人类面临的疾病。”

  “尽管新闻的头条总是一些糟糕的事情,但从许多方面来说,世界正在变得更好。

  人们的健康状态在改善,贫困人口在缩减,知识储备在增加。人们正在互联互通。

  我们将为此作出贡献,这不仅是因为我们爱你,也是因为我们对下一代所有儿童,都负有道义上的责任。

  “早前感觉他们只是物质低调的富翁,现在又开始明确的自我精神层面上的建树,这种人生价值观变化的轨迹令人肃然起敬。”

  如今有多少腰缠万贯的所谓“富翁”,其实还在满足最低层级的生理需求,而普莉希拉和扎克伯格,似乎已经突破了最高的一种需求,他们要的甚至已不是简单的自我实现,而是由衷地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好,以为人类建设一个理想的精神家园。

  吝啬于己,博爱于人,美丽的心灵,是在脸上动多少刀子也美化不出来的,是无论怎样穿金戴银也无法拥有的品质。

  “我爱她的表情:强烈而又和善,勇猛而又充满爱,有领导能力而又能支持他人。”

  世间没有任何皮外光鲜可以抵御时间的侵蚀,不管多么精致的容颜,最后都会灰飞烟灭,真正能够恒久闪耀的,是心灵之美。

  它就像达·芬奇笔下的《蒙娜丽莎》,即便是隔着再长再久的时间,世世代代的人,也能读到她的美丽。

  在电影《怦然心动》里,男主角一直爱慕班级里最美的姑娘,她拥有精致的五官,芳香如花朵;厌恶邻居家那个满脸雀斑、行为古怪的女孩。

  女孩会把养鸡下的蛋送给别人分享,可男孩儿觉得那些蛋太不卫生,女孩会为了一棵能看夕阳的树坐在树上不下来,以避免它被伐木工剥夺了生命,可男孩儿觉得她脑子有问题。

  “有些人浅薄,有些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彩虹般绚丽的人,当你遇到这个人后,你会觉得,其他人都只是浮云而已。”

  这时,男孩儿才逐渐成长起来,发现美女的内里,和她的眼神一样空洞,而邻家女孩儿的心灵,是那样纯美。

  “不敢相信有人对她这种层次女人的讨论,仍然集中在相貌上。觉得小扎不会选老婆的,可以说是丝中的丝了,这辈子基本没翻身机会那种。”

  它包含的是一个人对价值的理解,包含一个生命对这个世界的热爱,是生而为人,选择随波逐流地活着,还是活成自己心目中的样子。

  她从小想成为救死扶伤的医生,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更多的人,她做到了,而且比预想中还要好。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