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成都的人文韵脚

  青年作家朱晓剑的《美酒成都堪送老》(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与民谣歌手赵雷写唱《成都》有着同样的意义,都是在用自己喜欢的独特方式,表达对成都的记录和留恋。

  地处巴蜀大地的成都,远在四五千年前就有先人聚居。在漫长的历史中,成都形成了悠久灿烂的城市文明,这种文明并非高处庙堂,而是恣意生成于市井家常当中。朱晓剑从生活趣、饮食谈、街巷里、文化志、成都人等方面,把自己观察到的成都生活方式在纸页间发扬光大。

  这些原生态的记录,都围绕“美酒成都堪送老”这一句进行。此句出自唐代李商隐的名诗《杜工部蜀中离席》,句意暗合了成都这座城市的某种气质,“美酒”可以酝酿出诗意的生活;“送老”说明适合养老,传递了慢生活的意味。朱晓剑选用此句作为书名,可看做是对千古名句的详细注解。

  “成都是这样一个城市:哪怕你从异乡飘过来,只要肯努力,就能够收获成就。作为一个移民城市,它的风格所包容的不仅仅是对外地人的去来,也包括思想影响。”朱晓剑在序言中坦言。正是这种兼容并蓄的城市品格,让朱晓剑捕捉到成都人开放的生活态度,让他觉得有必要把成都的衣食住行、历史变迁、文化典故真实地呈现给读者。

  对于不了解成都的外乡人来说,提到成都的生活,想到的就是吃美食、喝好酒、打麻将、品茗茶等各类休闲,继而难免引申为懒散享乐、不思进取。朱晓剑在《成都人的消费空间》一文中,以成都在发明创造领域亮点频繁作为范例,显示了成都人的创新高度,他总结成都人是“看上去慵懒,却不单调;简单,却不乏味”。

  别有情趣的生活土壤,才能孕育出诸多的文艺名家,才能让大批的名流流连于此。朱晓剑追踪成都昔日的名人印记,对享有盛名的成都画派历史沿革进行了追溯。他对民国成都画派领军人物张大千的成都落脚点——成都和平街十六号、青城山上清宫、团结镇永定村、金牛宾馆等处走访调查,写就了《张大千的成都地图》;对张充和当时的通信、报刊资料、相关回忆等进行汇总比较,再现了张充和在成都的生活往事,汇聚成《张充和在成都的岁月》,展现了这位民国才女与成都的不解之缘。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诗人艾青曾以深情的诗句,热烈表达自己的乡土情感。朱晓剑无疑也具有这样的人文情怀,他以《美酒成都堪送老》一书,为乡愁安置了高妙的铺垫,为诗意成都标注了隽永的人文韵脚。(李晋)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